• QQ空间
  • 收藏

新高考背景下,排课工具如何升级为教育信息化入口|一个好项目

| 2019-07-12 阅读 181

新高考带来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走班教学,走班排课是最刚需、技术壁垒最高的点位,晓羊教育从这个点先切进去,再做整体的智慧校园。

本文共计2974字,阅读时间5分钟。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唐亚华

编辑 / 赵力


你印象中的高中是什么样?固定教室、座位、老师,每天闭着眼也能把课上完?这样的场景正在成为过去式。

2016年,新高考政策推出。“科目6选3”使得高中生的选择由文理两大类到多达20种选科组合。当时晓羊教育的创始人周林还是Blackboard的全球副总,Blackboard K12中国区总裁,他敏锐地意识到,一轮基础教育行业大洗牌的时机来了。

从行政班到教学班,高中学校在排课、配置教学资源、学生管理与考评等方面的压力巨大。周林瞄准这一市场,创办了专注中小学智慧校园和教育云服务的晓羊教育,在国外走班排课算法的基础上,改良出更适合中国学情考情的技术和服务,通过“一人一课表”来满足国内走班制的需要。

晓羊教育目前拥有“一人一课表智能排课选课平台”、“新一代智慧校园”和“区域大数据平台”三大主要产品体系以及40多款应用包括考勤管理、德育管理、成绩管理、学分管理、课堂评价和综合素质评价等模块。产品现已覆盖全国十几个省市,与超过1000所学校达成合作。

公司于2016年完成由阿米巴资本领投的1600万天使轮融资,2017年完成由云启资本领投、阿米巴资本跟投的数千万A轮融资,2018年3月完成由真格教育基金、蓝图创投、今日头条领投、阿米巴资本及云启资本跟投的数千万A+轮融资。

抓住新高考改革红利

切入学校走班排课的核心痛点

寻找中国创客:你之前的工作经历是怎么样的,这是你第一次创业吗?


周林:我1997年去美国,2016年回国创业,先去美国特拉华大学拿到了人工智能专业博士,后又拿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科技管理硕士,我在美国有过三次创业经历,第三家是在基础教育行业做智慧校园平台,后来被Blackboard收购,我任Blackboard全球副总裁,Blackboard K12中国区总裁。

寻找中国创客:那你是基于什么契机开始再一次创业的?


周林:因为我一直在创业,所以再出来创业非常自然。2016年,高考改革让我看到了巨大无比的机会。以前的学生由文理两大类转变为3+3。对于整个基础教育行业来说,高考是一个强有力的一个指挥棒,它会导致整个教育信息化行业重新洗牌,也将使整个行业转向以产品为驱动的市场。

晓羊教育创始人兼CEO周林


寻找中国创客:在中国教育体制内出现这样一个全新的模式,你们的创业起步容易吗?


周林:起步对我们来讲相对容易一些,我们是一个有“历史”的年轻公司,收购了中国区的Blackboard Schoolwires。Blackboard的这个部门本来就是我一手从零建起来的,所以晓羊教育一开始就有核心团队、客户、技术与产品。

美国就是走班的教学模式,Blackboard五年前就跟中国走班最早的一批学校如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合作。在公司成立之初所有的产品试错都已完成,相对来讲起点比较高。

寻找中国创客:公司选择什么作为切入点?为什么?

周林:新高考带来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走班教学,走班排课是最刚需、技术壁垒最高的点位,我们要从这个点先切进去,再做整体的智慧校园。而且它的技术壁垒极高,别的团队很难模仿,目前市场上真正能够做到全自动化排课的只有我们一家。

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首先国内的教育资源相对匮乏,如果有充足的资源、充沛的老师和充沛的教室,那排课就没什么困难。教师和课室资源越紧张,课表就越难编排。而且应对新高考的排课模式是先选后排,你需要在排课中100%满足学生选课的结果。

有课表,我们就整合了学校最核心的底层基础数据,它就像列车运行的时刻表一样,调度支配学校的所有人、物和时间。这样我们就能把教育信息化应用的入口抓在手上,就可以以此为基础打造学校整体的智慧校园平台以及整个教育信息化的技术生态。

主打“一人一课表”

以课表数据打通智慧校园管理

寻找中国创客:学校排课一学期一次,那产品的使用率看起来好像不高。


周林:如果把排课系统看作一个工具的话,它的使用量的确不高。但课表数据每天都在被别的信息化应用使用,它其实是所有教育信息化应用的入口。大家每天都要查课表,学校的其它应用也要和课表进行对接。

例如走班以后的考勤,原来行政班学生有固定班级和座位,考勤很简单。走班以后每节课都要考勤。现在一般有刷卡、手环和人脸识别考勤。我们在平台上整合了一卡通的刷卡、蓝牙手环、人脸识别等考勤设备。完成学生考勤是需要查对课表数据的,所以课表系统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应用工具,而是一个底层数据支撑平台。同理,分发作业、管理成绩也是如此,教学班和行政班不一样了,它是动态变化的。


寻找中国创客:公司经历了怎么样的发展阶段?


周林:第一个阶段就是走班排课,然后做新高考的一站式整体解决方案,从现在的智慧校园到将来的生态布局。刚开始业务人员布点做样板校,到现在全国铺开,目前已经覆盖了十几个省市的1000多所学校。

寻找中国创客:但是教育信息化被提了很多年,可大家的产品功能类似,落地很难。


周林:我从2009年就开始分管Blackboard Schoolwires 的国内业务,之前我觉得教育信息化这个市场没有大的创业机会,因为原来这个市场不是一个产品驱动型,而是渠道驱动的。原来的教育信息化产品不是一个刚需性产品。在行政班授课的模式下,可以不需要任何的信息化系统来支撑。“有客户没用户”,国家花钱买,产品推进去用不起来。

但是新高考来了,一旦走班以后,信息化产品就不再是一个渠道驱动的市场了。当然市场也不可能一步一天就变调了,会逐步演变成为一个产品驱动型的市场。在走班的模式下,学校就必须使用走班排课、学生考勤、成绩管理、德育管理和综合素质评价等信息化系统,不然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都很难维持。

核心技术领先3-4年筑高壁垒

抓住入口整合在线教育弥补师资新缺口

寻找中国创客:晓羊教育行业内都有哪些竞品?


周林:直接竞品是科大讯飞等一些教育信息化公司。

我们花了两年的时间确立了我们在走班排课领域的头部地位。我们的平台是目前唯一一家可以实现全自动化排课的系统,其它的厂商都会需要大量的人员,甚至是研发人员参与排课服务。

寻找中国创客:晓羊教育的核心优势与壁垒是什么?


周林:技术和算法。我们有充足的信心,团队一直以来就有技术基因。我们在五年前就开始做积累,在美国已经成熟的模式基础上,又摸爬滚打了五年,这条路已经有了15年的积累。我们的技术至少还有3到4年的壁垒期。教育部要求高考改革在2020年全面落地,我们有这个领先优势足够了。



寻找中国创客:但教育还是一个严重依赖渠道的领域。


周林:团队成员拥有来自Blackboard等顶尖外企的技术骨干和多位资深的教育信息化专家,教育及技术优势明显。我们的高管团队有很深的体制内教育从业背景。此外晓羊教育在全国的渠道体系已逐渐建立起来了,除了各个区域内系统集成商外,我们也和大型的运营商全面合作,一起打造整体的智慧校园解决方案。另外,我们还和全国性的信息化硬件厂商合作,通过他们渠道推广我们的产品。

寻找中国创客:晓羊教育的盈利模式有哪些?


周林:我们商业模式上有不同的报价体系。最基础的平台是走班排选课的SaaS平台,收取年费,上面承载了各类的智慧校园应用,每一个应用模块收取一定的费用,学校按需求采购。我们现在平均的客单价约30万/年。

寻找中国创客:公司下一步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周林:第一是打造生态,我们希望在平台上承载有300到400个应用模块,逐渐形成一个开放的开发者及技术生态。

另外,我觉得新高考会是一个起点,是体制内跟体制外、线上与线下开始融合的一个起点。新高考将会带来体制内学校师资力量潮汐性的缺乏,因为学校无法预测每年学生会选什么科目,每个科目需要多少老师是不一定的,那么一个很好的方式就是通过体制外,通过在线的方式来补充。

对于这个趋势,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孵化工作,但目前不会做在线教育内容,而是通过平台提供通道和技术支持。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19-07-17
电商 昨夜,“钢琴王子”浪漫降临基督城!满满的都是回忆~
文 | 舒佩 图 | 陈建怀 王子老了,但经典不老。 昨夜,“钢琴王子” 理查德·克莱德曼(Richard Clayderman) 让基督城的乐迷们度过了一个... <详情>
2019-07-17
电商 晒晒的我新房,卧室简单的一张床最是能体现家的温馨
晒晒的我新房,卧室简单的一张床最是能体现家的温馨 <详情>
2019-07-17
电商 它是恶贯满盈的祸害,福建人爱吃,一个能顶三只鸡,外地人不敢吃
它是恶贯满盈的祸害,福建人爱吃,一个能顶三只鸡,外地人不敢吃 <详情>
2019-07-17
电商 西游记(52)| 路遇火焰山,一借芭蕉扇
西游记(52)| 路遇火焰山,一借芭蕉扇 <详情>
2019-07-16
电商 这些氛围超级棒的首尔咖啡店,不去打卡真的会后悔哦~
这些氛围超级棒的首尔咖啡店,不去打卡真的会后悔哦~ <详情>
2019-07-16
电商 10.22-10.26本周实盘喊单记录!(金九银十)
10.22-10.26本周实盘喊单记录!(金九银十) <详情>